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40岁的“厨子”是职业渔猎向导,在加拿大带客人猎熊。每年,他有7个月的时间都穿行在加拿大米拉米契市的森林。这是一份刺痛动物保护者神经的工作,从业进入第4年,对人类是否在其中妄自扮演上帝,“厨子”有着自己的理解。

真实故事计划的 567 个故事
故事时间:2015 – 2020年
故事地点:加拿大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一头200多磅的黑熊出现在他们前方20多米处。这是5月,下午4点多,“厨子”和他的客人握着弩,埋伏在“圣诞山”里。
“圣诞山”位于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米拉米契市,其实是一片森林,由于林中统共有七个山头,在这里做狩猎生意的人们叫它“圣诞山”,山头寓意着圣诞老人的七头驯鹿。占地约16000个足球场的森林里,“厨子”推测,生活着近千头黑熊。

眼前的黑熊立在半人高的汽油桶前,背对着人,埋头扒拉着桶里的饵料。射击位置不好,“厨子”让客人跟自己一样蹲下身,轻轻抬脚往左挪,换个方向打。

“咔嚓”。

“厨子”一脚踩在了一根枯枝上。声音在林子里微微炸响,熊受到惊吓,舍弃汽油桶,三步并作两步,马上跑没了影。“得再等机会了。”他懊悔地想。

40岁的“厨子”是加拿大东部的一名渔猎向导,受雇于“圣诞山”里的其中一所营地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(左)与同事

每年的春秋两季,客人付费给营地,由“厨子”这样的人带着,进原始森林里体验猎杀凶猛黑熊的快感。

“厨子”和同事每天要在客人来之前布好饵点,然后带客人埋伏在树架或地面上,等饵料引诱来熊,指导客人进行射杀。

由于野外条件粗陋,为了方便打理,“厨子”剃光了头。每到冬天,山里会铺满一米五厚的雪,气温直降到零下三十度。为了御寒,渔猎向导们往往都有小肚子,保持着高体脂率,“厨子”还为此留起了保暖用的大胡子。

不过,由于工作强度大,“厨子”一天只能睡四、五个小时,三十多天的猎季下来,体重往往能掉20斤,他总和同事调侃:“咱们可以开减肥营。”

每回进山,“厨子”都会检查背包上挂着的铃铛,走动时,铃声荡在林子里。多年来被狩猎的熊群怕人,听见声音就会远远跑开。下饵时,“厨子”没带铃铛,就哼小曲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准备饵料

一次,“厨子”下饵时碰上一只小熊,它不知躲避地在近处的树梢上玩。“厨子”还没来得及做反应,就听右前方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。

“护崽的母熊在附近,”他想,“这是警告我离它孩子远点呢。”他马上放下饵桶,一边后退,一边拍巴掌,用响声告诉母熊他走了。

在埋伏时,“厨子”绝不会让熊知道他在哪。他不会在上风口潜伏,熊的鼻子好,风一吹,人的气味被吹到了熊鼻子里,第一次他这么做,一头熊也不过来,后来他发现原因,再不会呆在上风的位置。

为抑制气味,他和同事日常用的洗发水和沐浴液,都是专用的无香型产品。碰上女客人,他要提前嘱咐:“别用化妆品。”

讲究的还有衣服。“厨子”给客人做示范,拿猎装的袖子摩擦口袋,衣料表面有植绒,无声无息的,举枪时熊就听不到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营地

到和熊打照面的步骤,“厨子”的经验是把自己当雕塑。一次,他和客人在树架上坐了7小时,终于等到一头熊。位置不好,熊在树架的左后方。

“厨子”背靠着一棵树,熊看不见他,但能瞅见客人。客人也瞧见熊了,“厨子”小声提醒:“不要动,别动。”客人听了,反而用力点点头。“厨子”心里一沉:熊动态视觉好,肯定看见了。

果然,熊马上退到5米外观察他们。过了一分钟,它还是掉头走了。那是头400磅的大家伙,“厨子”觉得错过它很遗憾。

一旦客人打到熊,“厨子”和同事要合作抬回猎物。一个人的力气往往不够用,两个人也经常累得够呛。

有次客人打到一只三百多磅的熊。找到死熊后,“厨子”把它的前肢捆在担架上,和同事一块往外运。不到50米的距离,他们走了半个小时,累得气喘如牛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回到营地,“厨子”下刀剥熊皮,扳开熊嘴,拔下了它犬齿后面的一颗牙。

这颗牙要寄给政府。入行之后,“厨子”被告知,由于圣诞山所在的新不伦瑞克省黑熊泛滥,近3万头,食物链下游的野猪几近消失,鹿的数量比正常水平少了七成。

为维持自然平衡,省政府每年允许猎杀1500头左右的黑熊,通过三、四百个“厨子”这样的渔猎向导,对每头被捕猎的熊进行登记。

这是一份人类介入生态平衡的工作。根据客户的数量,“厨子”所在的营地,今年向政府申请之后,可合法灭杀50头熊——完不成指标的话,第二年可以申请的指标将减半,不想被罚就花钱免灾,每少一头熊交187加元的钱。

“厨子”是半路出家,进入“圣诞山”之前,他是北京一名电力工程师。

在北京的时候,“厨子”觉得自己像陀螺般。每个月,他要跑七八个城市做基建,每个月最多31天,他能有20多天在出差的行程中。十年下来,他决定换一个慢生活的环境。

2015年,“厨子”卖掉北京的房子,定居到加拿大东部的一个偏僻小镇。小镇不到2500人,没有公交车。“厨子”说,在这里,陌生人都会向他点头问好,“这在大城市做不到”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

节奏缓下来,新的问题是如何谋生。由于从事电力工程师时常在野外作业,熟悉野外工作的“厨子”很快对加拿大的渔猎行业产生兴趣,找人带他进了森林。

第一次坐在隐蔽猎手的树架上,“厨子”还在怀里揣了瓶辣椒喷雾,这玩意能一秒驱离熊。

他朝前看,离树架不远的饵点,装食物的汽油桶就摆在那里。桶里特地混合了甜甜圈、面包和狗粮,都是黑熊喜欢的食物。饵桶半开着口,熊把爪子伸进桶里,掏得越费劲,停留得就越久。每十秒,能给狩猎者创造4次射击机会。

“厨子”看着熊吃东西,一边也观察自己,发现心里没多大波澜。他想自己性格沉稳,看来适合做这个,开始准备执照的考试。于是,2017年春,“厨子”成为了一名有执照的渔猎向导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的2020年职业渔猎向导执照

6月中下旬,公熊发情的季节开始了,“厨子”在布饵时,会在饵点附近的树上喷一种带母熊发情气息的溶剂,他说,这能为公熊靠近饵点增加更多刺激点。有次,他真碰上一头为了母熊丢掉性命的公熊,“厨子”颇为感慨:“它用生命教导了我们,色字头上一把刀。”

“厨子”保持着带客户枪猎成功率百分百的记录。为了让客人获取战利品,他和熊斗智斗勇,偶尔还要演戏。

曾有一次,一位中国客人等了6天没看着熊。行程只剩最后一天,趁熊午睡的时间,“厨子”带客人提前守在饵点,并通知同事,过一个小时来助攻。

两点半,一辆皮卡车如约而至。熊能分辨出不同汽车的引擎声,“厨子”让同事特意开平时在这里下饵的皮卡过来。停稳车,同事往饵点甩新鲜的鱼,之后把空桶丢回皮卡,故意重重合上后盖,“砰砰”,声音像保龄球,在车后斗里滚来滚去。3点出头,同事开车离去。

“厨子”说,这么做,是为了让熊以为“送吃的人走了”,降低戒备心。

一小时后,一头胸前有白色V型花纹的熊出现,成了那位客人的猎获。“厨子”说,那是他第一回带客人打到这么漂亮的熊,很有成就感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刮风几天后,太阳出现了,猎区的熊都活跃了起来——一个完美的狩猎天气。

下午四点多钟,一头小熊爬进饵点,“厨子”看到它紧张地从饵桶扒了口吃的,就立马跑远,过一会又来,往返了三四趟。

加拿大法律规定,春季不允许猎杀带小熊的母熊。出于人道主义考虑,“厨子”在任何季节都尽可能不让客人打小熊、母熊,因为“把母熊打死后,小熊变孤儿会很可怜”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和客人

母熊有一定的外貌特征,比如脸较尖、臀部相对圆,但不一定准,“厨子”说,判断公母的成功率只在70%。

身边的客人之前几天没打到熊,看到小熊跃跃欲试,问“厨子”打不打。“厨子”跟他说:“后面会有大熊,我不建议你打。”客人又问合不合法,他回答:“合法,但可以再等等,先拿小熊练瞄准。”打开摄像头,“厨子”正拿手机录着小熊,枪响了。

小熊跑了几米就倒下了。“厨子”从它吃东西的慌张状态判断,周围一定有大熊,没有的话,小熊会坐桶前面,吃得很踏实。“可惜客人等不及了。”他想,没再多说话。

如果可以,“厨子”想尽量减少猎物的痛苦,他将之奉为狩猎道德。为此,他教客人打熊的肺,瞄得准的话,子弹碎片和冲击波会震碎心肺,肾上腺素同时分泌,无痛感的死亡在几秒内降临。除此之外,他给客人用更好的猎枪,和威力能干倒大象的子弹,“即使打偏,保证动物也能快速死亡”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常用的布雷泽猎枪

“熊坚强”是个例外。它出现在养鱼场,一个人类觉得它不该出现的地方。由于地处人类聚集区,担心子弹误伤人,“厨子”和同事选择了射程和杀伤力低许多的弩进行射杀。

三百多斤的“熊坚强”遭到猎杀,是因为它闯入养鱼场,好几次,人们在办公室的门上发现它留下爪印,证明它有危害养鱼场人类安全的可能。

“厨子”的同事扣动扳机,箭射了出去。熊听到声音,弓了弓身体,这导致箭头偏离了致命区域,箭方刚射出,“厨子”就感觉不妙。在“厨子”的经验中,熊受伤后,意识到周围有危险,会继续跑动。这头熊的伤势若没那么重,他明白自己追不上,决定等猎物死透再找。

对“厨子”来说,让熊腐烂在林子里,是一种不尊重。像从树上收获果实、在湖里捕鱼,他将猎物当做自然的馈赠,跟吃饭时不能浪费一粒米一样,打到的猎物一定要带回来。即使熊每跑出1公里,他需要走出4公里以上的往返路去找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父子两位客人都打到了熊

第二天,“厨子”和同事沿着蜿蜒的血迹追出两百多米,赶到河边,发现血线消失了。看来伤口凝固了,他想。

追踪在这时变为持久战。“厨子”和同事组合成圆规,他站定在最后发现血迹的地方,同事绕着周围,寻找下一滩血。找到后,那个人变为圆心,“厨子”继续扫描线索。

在林子里找了6小时,来回走了11公里,毫无头绪。“厨子”突然想到了那条河。河岸边上有烂泥,熊会拿爪子刮一块泥糊伤口,也有可能过河。大伙奔向河对岸,继续找,爬上山坡,终于发现了倒下的熊。

“熊坚强”没能逃出生天,倒在了距离中箭点两公里远的地方。“厨子”和同事拿担架将它拖出密林,给它取名“熊坚强”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尽管这门涉及杀戮的生意,刺痛着动物保护者的神经,“厨子”理解中这份工作是在协助省政府管理动物的数量。

他不认为这是人类在妄自扮演上帝,而是为了生态链的整体利益,人类提前做了规划。

熊泛滥后,属地里的食物无法满足群体需求,很可能会入侵人类生活的区域。击毙“熊坚强”,便是因为它丧失了对人的畏惧,如果把它放到其它地方,同样会骚扰人类。省政府每年都会根据实际情况,调整允许猎杀的黑熊数量。

这是一门有关数字与平衡的工作,“厨子”觉得,总有人要做,只不过刚好是他选择了从事这份工作而已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的女客人猎到的熊

但客人们没有充裕的时间思索、得出和“厨子”类似的结论。带客人打熊前,他会花三、四个小时时间,给客人讲猎熊的合法性,再播放一些视频,内容包括两只熊进行生死互搏的镜头,和公熊咬死亲生小熊之类的内容。这像是狩猎开始前,给客人做的心理建设。

在“厨子”眼中,野生动物的世界有温情,更多时候异常残酷。要知道,交配过的母熊很好分辨,因为交配过程中,公熊会打母熊,给母熊留下全身的淤青。“小鹿斑比和熊熊和平相处,只发生在迪士尼里。”他说。

经过心理建设,客人们在扣响扳机的时候很少犹豫。一位头一次打猎的客人,在看到熊出现后15秒内就开了枪。枪法利落,熊鲜红色的肺动脉血挂在了白色木板上。“厨子”判断,熊会速死。静等了一刻钟,他们开始追踪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客人在树架上等待

在离饵点不到十米的一个水塘边,他们发现了熊,它仰面躺着,像睡着了。

只不过,那位新客人的兴奋感消退,开始感到愧疚。他同行的妻子,看着熊的尸体噼里啪啦掉眼泪。“厨子”傻眼了——营地一年里接待四、五十个客人,虽然每年都有一两个会表示不适,不分人种和性别,但没见过反应这么大的。“厨子”请同事送新手的妻子离开现场,继续完成工作。

妻子离开后,新手客人的情绪依旧很低落。“厨子”保持沉默,两三小时后,他才跟客人搭话。多年下来“厨子”总结出,治愈不适感的最好方法,其实是给他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,上完疙瘩汤、海鲜面条,再来一大块巧克力蛋糕,“效果特别明显,吃完了就平静了”。

第二年这位新手客人又来找“厨子”打猎,这一次他表现出的只有兴奋。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图 | “厨子”在森林里

“厨子”所在的营地,每年接待的客人里有一半都是回头客。

有时,看到“厨子”在朋友圈发布的工作视频,客人会给他发微信:想买张机票过来。还有客人一边打着电子狩猎游戏,一边和“厨子”表达思念:“都是满满的回忆。”

很难理解人的慈悲与冷漠的两位一体。一位四十出头的男人,“厨子”认识他时,觉得他性格温和,说话细声细语。男人一直生活在杭州,这辈子没打过猎,想体验一次,于是找到了“厨子”。第一次打到熊的时候,男人哭了,转头却向“厨子”说:“厨子,我还想再打一头。”两行泪痕还挂在他脸上。

眼下是4月,新的猎季开启。“厨子”和同事开挖掘机,把饵桶从雪地里挖出来。过去的这个冬天,他们在这片天然冰柜里存了50个饵桶,储存了近6吨食物。 

春天来临,熊都苏醒了。“厨子”开始了新一轮沿线下饵。

– END –

撰文 | 张舒婷

编辑 | 温丽虹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

傲世皇朝会员注册